佘劭。

刘小别出场w

m

淺見無柒:

☀大家都在整理>w<有小周有江副我就忍不住给小别来一发


☀生日9.12 身高177 第七季赛出道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什么叫散人


小别第一次出场 挑叶不修(小号:刀刀拔刀 25级紫武光影剑)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正的散人               捏架到被下线遁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围杀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线遁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章 隔壁找我                  (43s vs唐柔)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先虐再被虐              (vs叶不修 虽说得到王队夸奖了还是输了)


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三章 奖项盘点                (单挑之王——刘小别 手速达人——刘小别)


第一卷 第七百二十八章 真的很难缠              (剑影步和黄少天放在一起的小别)


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四章 蓝雨最重要的“转会”    (抢boss的小别)


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五章 了不起的新人            (手速又被提起的小别)


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六章 激斗的年轻人            (被瀚文阴了的小别♂)


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七章 王牌替补第七人          


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可思议的转会


第一卷 第七百七十一章 正式报名                (退出抢boss大战)


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八章 20人团,开组            (夸小唐凶猛 然后比起谁杀得多)


第一卷 第八百八十二章 二十人团本奖励          (分装备)


第一卷 第八百八十三章 首杀结束                (尼玛 秒退啊 _(:з」∠)_萌了我一脸血)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一章 四个新面孔              (“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前辈,出来决个胜负吧!”)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二章 焕然一新                (控制的手速)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三章 刘小别的目标            (剑指黄少天、15剑)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四章 没精打采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三章 荣耀真难                  (观战)


第一卷 第一千一十四章 看不出来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势均力敌              (吐槽解说)


第一卷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这也算一挑三?        (讨论0.03%的可能性)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挑二                


第一卷 第一千零四十章 又来这手                (手速相比 未开口)


第一卷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看你们的了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霸图新秀              (全明星一步之遥)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治疗之神              (首发)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霸图节奏


第一卷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无法轻视的轮回        


第一卷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集火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第三轮              (轮回和霸图的比赛 偷看未成 对手明青)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鬼剑创新              (vs唐柔)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飞驰的手速          (光剑追魂 攻速10 附加属性攻速+2)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假想敌              (手速问题)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可怕的是气势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最有挑战的          (期待下次交手)


第一卷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幸运的,遗憾的      (全明星25名)


第一卷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热血躲避球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跳动的APM           (vs方锐 手速峰值442)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向前飞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合理性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角斗场的台阶        (团队赛 首发)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兴欣的主攻目标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合击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强硬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新的未来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鬼阵连环            (团队赛输)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这种感觉


第一卷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一步一剑一杀        (幻影无形剑15剑最高纪录 黄少天一步一剑一杀)


第一卷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时代的交替          


第一卷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心中的渴望          (忘带钱包给大家买饮料跑腿的小别)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残忍的手速                 (沉默的小别)






到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w\今天没时间了;w;有时间继续。


希望有更多人喜欢小别吧w小别真的是一个炒鸡棒的孩子←

向春分:

天亮了。

AM:4:10,AM:6:10,AM:8:10


Happy birthday!


画的话是第五回了,从只知道星座就一股脑的到了现在,就…很喜欢你!

谈一点常识性错误。(随改随删)

墨影承光:

好好好 不写文校对也会用到


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繁花烦花:







214782:















……就是闲的。
















1、除非写架空,否则明朝前请尽量不要出现紫檀家具之类的陈设。硬木家具于隆万后有,明朝之前是没有紫檀黄杨黄花梨等细木家具的,因为,鲁门神器──刨子,没有出现。
















2、明朝之前不泡茶,泡茶是对宋朝点茶的传统革新。
另外,古代中国人不喝红茶。红茶的历史只有四百年,且只供外销,中国人自己不喝,鸦片战争与中国红茶出口有直接关系。
唐茶有考,口感大概接近云南青毛茶。且唐茶是真正的吃茶,茶叶研磨入水加佐料,姜桂椒啊啥的。
宋代茶式基本可以参照如今的日本茶道,不多谈。
















3、金骏眉是很贵没错,但是金骏眉这种茶型才面世十年,是建国以后中国红茶重振世界高端红茶市场的一大力作,并没有可能出现在以往的任何时代……
















4、大可不必凡见佛珠皆称小叶紫檀。小叶紫檀是近些年才炒起来的佛珠料,从前这种东西不以做细玩称贵,都是大户人家拆房子料。
















5、输入法里的繁体汉字是标繁,古人的繁体有大量的异体字,简体字的很多写法取自章草简笔,不要一看到就以为抓到了古人的小辫子,大喊人家繁简混用或是字写错了。为避免尊严扫地,如果身边有学人,问问再发言,如果实在认不出来,不要吱声,自己回去翻翻书。
















6、用典是传统诗词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抄袭是两个概念,当然,也并不属于改编范畴。关于改编,阿绿举的一个例子很恰当: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才叫改编。
(我知道这一条纯属废话,但想了想还是写了吧。)
















7、清朝之前,中国历史上并不存在鼻烟壶。
















8、古人见面多称字号。同辈之间见面叫名字,是灰常,灰常,不礼貌的。
















9、唐三彩是明器,即随葬品,古人不会在厅堂里陈列。(今天看节目,马先生又提一嘴,说这个唐三彩古代有出土,出土就砸了,晦气。)
















10、谈起线装书了补一个。线装书在明朝中叶出现,往前元代多是包背装等,宋代则有卷轴装,蝴蝶装,经折装等,唐代有种书装挺好玩儿的,叫龙鳞装,也叫旋风装(此说存疑),裱得跟一溜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似的。
另,宋版书的排版极其精美文雅,据我一个老师说,宋版书在拍卖行都是一页一页卖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夸张……(废话!)












吃了没:

【军.区系列】海.陆.空.三君组 4

海陆空综合模拟战的交流指导

1.小朋友们好好战。

2.不行对面太流氓了让我来。


本来是指导后辈们,结果打着打着某些将军实在技痒纷纷亲自上阵了

(小朋友组:小卢,邱非,英杰)

【多CP】当眼速比手速快

hah好可爱

久汀:

  前篇请戳lo主头像。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不想上我】以及【上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因为不会写肉所以只能强行污然而纯洁如我怎么也不会污我好可怜。【哇的一声】

  cp杂,包含喻黄,方王,周江,和小部分的刘卢。




——————————————————————————




  众所周知,蓝雨队长喻文州唯一的硬伤就是手速。

  曾经有不知死活的黑子觉得光是口头上喷两句不尽兴,非要不辞辛苦的飞来蓝雨要和喻文州比试手速。黄少天路过时掏了掏耳朵,说噫文州啊你让着他点,别把人欺负哭了。

  喻文州说好。

  结果是黑子最后嚎啕大哭。

  经理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听着黄少天噼里啪啦一大长串复述之后用一种很同情的眼光看着黑子:“你是不是撒,职业选手的手速是普通玩家能比的么?”

  后来的网上就爆出了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例如【喻文州并非真手残,此人心里颇深一直在隐藏实力】,例如【喻文州!你为什么要隐藏你的手速!】,例如【你们这些人怎么知道我喻在某些地方是不是也一样隐藏了手速】……

  黄少天实际总结:粉不如黑。




  然而戴妍琦不甘心的冒泡了,作为联盟珍稀物种女选手的一员,作为为妹子福利尽心尽职发光发热的先锋力量,戴妍琦冒着被自家队长没收工资的危险,在夜深人静的时分往职业群里丢了个文件。

  一秒钟后,腥风血雨,巨浪滔天。

  最先被炸起来的是刘小别,凭借完全手速的优势和微草wifi的神助攻,他在扫到了【刘卢—再说一遍你爱我】【卢刘—待我长大攻了你】的文件名之后果断的关闭了页面。

  哦,天啊撸。

  这边刘小别生无可恋,那边袁柏清一边嚷嚷着莫方莫方待我来给你刷个回复术,一边也点开了文件包。

  ——然后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刘小别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孩。十四岁的孩子连说话的声音都还带着未成熟的软糯,然而那双瞳孔却如同灼热的太阳,刺的刘小别心口胀痛。

  “小别前辈……”卢瀚文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刘小别的眼睛,那是他的光,是他一直前行的动力和方向,“请你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袁柏清:……

  刘小别:回复术呢?

  袁柏清:把我师傅叫来让他给你刷吧,顺便我也先找个地躺一会儿。




  所以当方士谦带着王杰希赶到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双双躺尸。

  前来围观的其他孩子:爸爸我们好害怕。

  方士谦趟过两具尸体,直接甩动鼠标,手一抖一个风骚的点击,直接点开了名为【方王—爱我别走/R18,囚禁PLAY】的文档。

  【房间里四处是荷尔蒙弥散的气息,男人的喘息声近在耳畔,带着难得柔弱的语气不停的叫他的名字:“士谦……嗯唔……再……再多一点……”

  “想要?”

  听起来是询问的语气,然而方士谦并没有因为问话而停下手上的动作。多年的经验让他清楚王杰希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让这具年轻的身体在高潮中达到极致的诱人。

  “咳……士谦,士谦……”

  呼叫声开始变得断断续续,方士谦低头看着王杰希泛红的眼角。之前因为舌尖纠缠而无意中勾出的银丝流转着水嫩的光泽,方士谦眯起眼睛,毫不犹豫的再次吻了下去。】

  高英杰:……队长,你还好么?

  王杰希:不早了,大家都洗洗睡吧。

  方士谦:小队长,我觉得这篇文写的不好,后面还有道具嘞,我哪有这么粗暴病娇,ooc了。

  王杰希:……你让开。




  方士谦把身子往旁边闪了闪,留给王杰希一个正好能凑过来的距离。王杰希点着鼠标翻了下群记录,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没看见黄少天的刷屏。

  “估计是先睡了?”方士谦猜测,“不然我们替他看看?”

  王杰希一瞪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护着庙里:“做这种事儿是不道德的。”

  方士谦盯着王杰希。

  王杰希:“我果然还是喜欢你不道德的样子。”




  于是就有了微草队长和前任治疗大半夜的窝在房间里慰问蓝雨正副队的场面。

  方士谦像模像样的用手撑着下巴,打量着那些标题。

  “就这个吧?”他指了指其中一个,王杰希拖着鼠标的手停了下来,再一看才发现这次的题目叫做【喻黄—少天,你喜欢保健还是宝剑?】。

  王杰希想了想。

  “干脆这样吧。喻队这个点应该在整理资料,估计是屏蔽了群消息,我们单独给他发小窗吧。”

  方士谦觉得此法甚好。

  王杰希点点头,眼睛一扫又扫到了一些好货色,立刻就三下两下给喻文州整理了一个新的文件,十分简单粗暴的发送了过去,附赠业务窗口抖动。

  事实证明王杰希确实没猜错。因为需要进行新赛季研究的缘故,喻文州把黄少天先哄上床睡觉去,然后自己留在会议室里分析数据。

  手机忽然震动倒是吓了他一跳,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震动将给他带来不好的东西。

  打开qq,点开王杰希发给自己的文件。

  ——然后他飞快的点了返回键。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地方就在于,喻文州虽说手速到不了职业选手的平均值,但是他的眼速绝对可以超越大部分的职业选手,一目十行不再是神话,他就是这么个具有传奇色彩的boy。

  ——他刚刚……都看到了什么?

  【喻黄—一起去看蓝苹果/虐,慎入】

  【喻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膜/高能,ABO设定】

  【喻黄—我的名字叫做玛丽隔壁/又名:喻傲天和黄良辰】

  喻文州:……




  然而退缩从不是蓝雨队长的选择。怀着虔诚的心态,他还是再次点开了文件。

  【“你骗我!你骗我!”

  声嘶力竭的呐喊之下是深入骨髓的绝望,黄少天一把甩开喻文州紧扣住自己腕骨的手,泪水在他脸上蔓延成伤疤,“你根本没有爱过我!你爱的是那个古尔莉莉娅·蝶晶梦莹·A·清紫伊·殇离陌梦·蕾兮·雅云魅魂公主!是这个国家最美貌的少女!是啊是啊她多么美,七彩的长发,吹弹可破的肌肤,眼角若隐若现的泪痣,就连眼泪都可以变成夜空中的星星……”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痛苦的抱住头。他的公主还在远方的城堡里等着他去拯救,而他的骑士却因为不相信自己的爱而濒临崩溃:“少天,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这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我!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被你会说话的眼睛吸引,从此再也没能挪开我的视线……”】

  ——标题,【喻黄—我的傲娇骑士/原创女主,虐心虐身,喻苏渣男设定】

  喻文州:……我要冷静。




  本着作妖不能只作一半的选择,喻文州很好心的开始为轮回考虑人生。

 




  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时,江波涛正伏在床头喘着气,身后周泽楷还在不知好歹的啃着他的后颈,江波涛用力的回身,把那张可怜兮兮的帅脸抹去一边之后才按下了接听键:“喂?喻队?”

  “江副。”喻文州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语气相当的玩味,“看群里的消息和文件。”

  然后喻文州就挂了电话。

  江波涛:……桥豆麻袋!喻队?喻队!

  周泽楷:?

  喻文州: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等到江波涛点开文件,看到标题上明晃晃的【江周】备注时,他陷入了沉思。

  周泽楷一点也不嫌累的蹭过来,把下巴搭在江波涛的肩上就开始和江波涛一起看。

  【其实周泽楷在赛场上虽说勇猛无敌,但在场下却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最喜欢黏着江波涛。当初告白时还是江波涛拉住周泽楷的手,哄着骗着把人拐去了床上,直接说人话办人事,身体诚实了,心里自然也诚实了。

  就像现在,周泽楷像只家养的猫咪一样用脸颊在江波涛的手心蹭啊蹭,蹭的江波涛觉得不就地解决来一发就不是个男人。

  “小周,待会儿还要比赛呀。”江波涛虽然这么说着,手指却已经灵活的撩起了周泽楷的衬衣,滑到了挺拔的后脊。

  再往下一点……再下一点……】

  周泽楷:……

  江波涛:小周你这样一点也不可爱。

  周泽楷:名字?

  江波涛:爱我你就艹艹我……

  周泽楷:爱。

  江波涛:咦?!小周你干嘛?!

  周泽楷:艹。














#你们又在期待什么#

#没啦,我又不会炖肉#

 

 




 

 

 

 

 



[喻黄]大掉线时代

青山为雪:

迟来的,黄少生日快乐!


简短的一发,搞得这么慢真是手残残的……架空,关于一直掉线的大学生们的故事。


————




夕阳西下,一队年轻人走在黄昏的小路上。领头的扣了个大草帽,后面跟着的也一个个走的东倒西歪,他们踏着晚霞,往小镇里面走去。


“就快到了同学们,”叶修推了推草帽的边,回头说,“再坚持一下,不然晚饭都没得吃了啊。”


“这时候你不是应该鼓励一下我们吗!”黄少天虽然累得要命,却还是尽职尽责地抗议道,“好歹我们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圆满完成任务了,一个选修课的野外考察还能要求更多吗,现在我们都上得了山梁进的了危房,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不会干的啦!”


“就是,”张佳乐扛着包裹说,“再待下去他连孩子都会生了好吗?”


黄少天:“……这个我还真没学会。”


“谁让你们不听警告。”叶修用折了四折的统计表扇着风,“你们以为地质选修的评价界面上那鲜红的‘不要选它!不要选它!不要选它!’是谁刷的?”(注)


“不管是谁刷的,反倒看着让人很想选……”张佳乐咕哝道。


叶修面无表情道:“就是这门课的教授刷的啊,他觉得会有充满挑战勇气和叛逆精神的学生来选,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为什么不明白。”


“……”


这支队伍正是来自附近大学一门地质选修课的实地考察队。平胸而论,作为选修课来说,这门课实在过于情节严肃而画风活泼,把学生们折腾得七荤八素,最后甚至还弄出了一个去进山野外实习的小组来;不过再怎么抱怨,他们的考察任务还是顺利完成,累归累,其实挺有成就感的。


现在他们只要再在镇子里待一晚,明天就能回学校了。领队更加不敢放松,唯恐稍微一晃神这帮学生就会脱缰狂奔消失不见。


“我万万没想到,学了植物学之后,最大的挑战竟然是拔萝卜。”张佳乐感慨。


“我也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生态学实践竟然是和蚊子大战三百回合。”黄少天把装着样本的袋子换了一只手提着,“话说咱们今晚还接着断网吗?”


“这个,我和住宿部的人协调了一下。”叶修说,“不会像前两天信号那么差,但也应该不快。明天就回去了,先凑合用吧。”


黄少天比较倒霉,来的第一天手机就掉水坑里了,现在除了借同学手机给打电话报平安之外,基本只有靠室内无线网和外面联系。听到这消息,他顿时一阵心酸。


“有的凑合也行啊,我就没见过这么叼的前台!之前我去问他们不是号称全楼Wi-Fi信号覆盖吗,怎么连不上去,结果你猜那妹子说什么?”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模仿着温柔的少女语气说:“‘我们说是有无线网,没说这无线网好不好使啊~’……有这么气人的吗!”


一群学生笑得东西都拿不住了,他们吵吵闹闹地回到了住宿部,领队嘱咐了几句不要翻墙出去狂欢或者骚扰圈里的大白鹅之类,大家就各自回了房间。和黄少天拼房的室友前一天就走了,他简单收拾一下东西,洗了个战斗澡,然后就裹着浴巾打开了电脑。


无线信号像风中烛火一样可怜巴巴地摇晃了几下,停留在了一格的位置。


黄少天一看总算是有了那么点信号,赶紧把扣扣打开连了上去。列表里【索克萨尔】的头像正亮着,他飞快发了条信息。




【夜雨声烦】我回房间啦,最后一天终于忙完了!你下课了没?


【索克萨尔】今天下午没课。


【索克萨尔】吃晚饭了吗?




黄少天一看晚饭俩字,就悲从中来,噼里啪啦打了一堆东西。




【夜雨声烦】还晚饭呢,我们简直要被实习任务折腾死,路上也没带东西吃,饿得不要不要的!


【夜雨声烦】老叶不是领队吗,他以前来过这边,听说我们教授一直特别喜欢把人往这地方折腾


【夜雨声烦】别的就不提了,传说这附近各种野生动物都有


【夜雨声烦】山里有熊,两爪张开一米八


【夜雨声烦】虽然听着不靠谱啦,我们倒也没遇到过,老叶经常拿被熊啃来吓唬那几个想跑出去玩的新生,说的一板一眼的!


【夜雨声烦】结果最后还是在镇子里的便利店买了点当地的肉干


【夜雨声烦】其实还挺好吃,嘎嘣脆!我打包带回去给你尝尝呗?




黄少天打完这些发现自己掉线了,也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有没有发出去。他耐着性子重新等着连线,顺便擦了擦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


而对于在车上的喻文州来说,他接收到的消息是这样的:




【索克萨尔】今天也辛苦了,吃晚饭了吗?


【夜雨声烦】还晚饭呢,我们简直要被实习任务折腾死,路上也没带东西吃,饿得不要不要的!


【夜雨声烦】山里有熊,两爪张开一米八


【夜雨声烦】其实还挺好吃,嘎嘣脆!我打包带回去给你尝尝呗?




喻文州:“……”


他知道黄少天在运动方面挺擅长,但是也不至于出门一趟就能徒手撕熊了吧?


然后他发现对方掉线了,琢磨一下,估计是掉线时候信息没发全。不过鉴于脑海里手撕黑熊的画面太鲜活,他还是问了一句。




【索克萨尔】你把熊给怎么了?




黄少天好不容易连上线,结果一看对方的重点怎么就跑到熊上了呢……他有点纳闷,心想难道只有关于熊那句发过去了吗。


他找了几张手机里拍的照片,没忘记强调一下自己跟熊没关系。中间一会掉线一会连线的,还好他手速如飞,转眼就打出了一大堆。




【夜雨声烦】我们可没打珍稀动物的主意啊,而且根本也没碰到嘛


【夜雨声烦】给你看看我们今天的照片!


【夜雨声烦】[全体合影领队在最前面举着旗作千头观音状.jpg]


【夜雨声烦】[爬树斗士黄少天坐在树顶剪刀手.jpg]


【夜雨声烦】[队员们挖了个大坑拿着仪器准备采样.jpg]


【夜雨声烦】[所有人灰头土脸戴着野花.jpg]




他看了看那张大家都像是从泥坑里钻出来的照片,又加了两句。




【夜雨声烦】别看很艰苦的样子啦,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夜雨声烦】反倒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呢




另一边,看着对方头像时灰时亮的喻文州,接收到的消息又是另外一种样子。




【索克萨尔】你把熊给怎么了?


【夜雨声烦】[图片无法显示]


【夜雨声烦】[图片无法显示]


【夜雨声烦】[队员们挖了个大坑看起来就是陷阱而且所有人都拿着锄头一脸饥饿.jpg]


【夜雨声烦】[图片无法显示]


【夜雨声烦】别看很艰苦的样子啦,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夜雨声烦】反倒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呢




喻文州:“……”你们难道是去学撕熊的吗。


他点开唯一能显示的照片,放大仔细看了看。光线不太好,大概是别人拿着手机拍的,黄少天就在大坑边非常显眼的位置上;他外套袖子高高挽着,鼻尖上沾了点灰土,手里拿着一支怪模怪样的金属仪器,神情特别认真。


他经常会见到这样的黄少天。有时候是实验室里,有时候是在图书馆,那时候他的侧面会看起来挺安静,跟平时别人对他的印象大相径庭。喻文州还记得一次志愿者新生会上,他看到黄少天在摊位里帮忙修理机器,一边拿着扳子拧来拧去一边还在给过来询问的学生发宣传单,嘴上热情地招呼着新生,手里的活计半点都没停。


和那时候一样,照片里的他目光专注,看起来心无旁骛。


……完全不像是去撕熊的。




【索克萨尔】你们要注意饮食卫生。


【索克萨尔】带去的药有用上吗?




黄少天刚开了一罐苏打水,边喝边和时断时续的网战斗。看到喻文州的话,他很自然地理解成这是被他们灰头土脸的照片引发出的感想。


知道他们要跑到山里去的时候,喻文州特意拖着他去准备了一个旅行药箱。里面从止痛药到脑残片应有尽有,外加简易急救用具,感觉拎着它再加把菜刀,连穿越都有资本混下去了。黄少天身体不错,除了驱蚊水之外没用上什么,倒是之前一个同队的学生吃坏了东西,他和领队各自把箱子里所有相关的药都贡献给了那家伙。




【夜雨声烦】放心,我有多靠谱你也不是不知道


【夜雨声烦】我没用到啦,但是给隔壁系的学弟用上了


【夜雨声烦】那天吃了饭回来他忽然开始肚子疼,我给他拿了点药


【夜雨声烦】他在厕所疼了一晚上


【夜雨声烦】还好也没什么大问题


【夜雨声烦】咦我怎么又掉线了,之前的有发出去吗


【夜雨声烦】对了我们今天回来就发现旁边人家养的猫生小猫了


【夜雨声烦】生了一窝足有六只!




喻文州看到的消息框里是这样的:




【索克萨尔】带去的药有用上吗?


【夜雨声烦】我没用到啦,但是给隔壁系的学弟用上了


【夜雨声烦】那天吃了饭回来他忽然开始肚子疼,我给他拿了点药


【夜雨声烦】他在厕所疼了一晚上


【夜雨声烦】生了一窝足有六只!




喻文州:“……”我怎么不记得有给你带这种药!


他算是知道对方掉线有多严重了。即使如此,他脑子里一窝小猫的影像还是挥之不去,怎么想都是掉线掉得把两个话题混一块了才会有这种效果的。


黄少天那面却还没说完,之前领队叮嘱他们不要去惹大白鹅,他就想了几天前队友们的血泪教训。




【夜雨声烦】不光是猫,这边的邻居还有养鹅来着,大白鹅


【夜雨声烦】明明一直在土里跑,不知道怎么就一直那么白


【夜雨声烦】战斗力还特高,一个能打俩宅


【夜雨声烦】而且跟熊比起来


【夜雨声烦】这可不是传说生物,是新手村的小怪啊


【夜雨声烦】前天有几个人去逗它们,被啄出十里地去,那帮鹅太能跑了


【夜雨声烦】不过也听说因为每天运动量大,跟普通的鹅不一样


【夜雨声烦】肉质特别的有韧性




喻文州看着一会进来一条的信息,已经做好了对方又在习惯性掉线的心理准备。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话题居然回到了熊上面。




【夜雨声烦】不光是猫,这边的邻居还有养鹅来着,大白鹅


【夜雨声烦】战斗力还特高,一个能打俩宅


【夜雨声烦】而且跟熊比起来


【夜雨声烦】肉质特别的有韧性




喻文州:“……”这是让人不得不去考虑手撕熊的问题吗?


他看了看时间,窗外的灯火渐渐地暗了。手机震了震,进来条新消息,黄少天那边的网络好像暂时快了起来,他们得以来来回回聊了几句。




【夜雨声烦】咱们教授身体怎么样?


【索克萨尔】休产假生孩子去啦。


【夜雨声烦】对了郑轩还好吧,之前不是挫伤了手指?


【索克萨尔】现在都能打篮球了


【夜雨声烦】等等,什么,孩子是怎么来的?


【索克萨尔】都结婚好久了,你不记得了吗?


【夜雨声烦】什么这不科学!是打了激素还是用了时光机啊!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有种和你每说一句话就有十年过去了的感觉……




黄少天也觉得自己的网好像顺畅了一点。但是他打出去的第一句话“咱们教授身体怎么样”被显示为未发送成功,他就继续敲了下一句,果然对方的回答就接了上来。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信息卡的有点慢,他不得不放慢速度。




【夜雨声烦】对了郑轩还好吧,之前不是挫伤了手指?


【索克萨尔】休产假生孩子去啦。


【夜雨声烦】等等,什么,孩子是怎么来的?


【索克萨尔】现在都能打篮球了


【夜雨声烦】什么这不科学!是打了激素还是用了时光机啊!


【索克萨尔】都结婚好久了,你不记得了吗?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有种和你每说一句话就有十年过去了的感觉……




黄少天:“……”怎么感觉完全是在鸡同鸭讲呢!


喻文州已经隐约感觉到这对话哪里不对,搞不好这次又是网络信号引起的延迟出了什么岔子。但是他看到对方最后一句的时候,还是不自禁笑了笑。




【索克萨尔】等不及要见到我了吗?




黄少天这回倒是完整地接收到了这一条。


他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何话题转变得如此之快,但是这不妨碍他对这一句进行回答。




【夜雨声烦】醒醒,这才一个星期没见面好吧


【夜雨声烦】再说不是每天都有通电话吗,每次管老叶借电话他都要嘲笑我一回,太要命了


【夜雨声烦】这边确实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但是每天挖坑采样完成任务也满充实的


【夜雨声烦】都多大的人了,说什么想不想的


【夜雨声烦】……非要说的话是有一点


【夜雨声烦】小伙伴们的摄影技术都太不专业了,本来想留点纪念来着,但是拍得总觉得很奇怪啊!


【夜雨声烦】[向着夕阳拍得歪歪扭扭的单人照片.jpg]


【夜雨声烦】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喻文州走上台阶,看到消息框里是这么几句。




【索克萨尔】等不及要见到我了吗?


【夜雨声烦】……非要说的话是有一点


【夜雨声烦】[夕阳下身影孤独笑容忧伤的单人照.jpg]


【夜雨声烦】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黄少天看到对方的头像灰了下去,发觉自己又掉线了。他有点沮丧,把苏打水一口喝完,胡乱擦干头发,套上了当做睡衣的超大号短袖衫。门外有自远而近的脚步声,他心道十有八九是领队过来查寝了,干脆提早站起来去开门。


他没看到在他离开之后,聊天框又自动重新连上了线,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索克萨尔】我在这里。




“最后一天还查什么房啊,”黄少天打开门,“我这么遵纪守法的好学生怎么会到处乱跑……咦?!”


喻文州摊手:“我不是来查房的。”


“你怎么跑这来了!”黄少天震惊,“我在这边……那什么……都挺好……”


“是是。”喻文州点头,“都学会手撕熊了对吧。”


黄少天:“哪有那回事!”


“你刚刚就是这么说的。”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屏幕。


黄少天拿过来看了几眼,脸都绿了:“都是无线网的问题,这都什么啊?你不知道,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掉线……”


“没关系,”喻文州微笑道,“我现在上线了。”




END




注:梗自《三体》